網站首頁     ·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 聯係
首頁>>中國法律實施>>文章正文

【專家發言】卓澤淵:依法執政是法律實施的重要標誌

字體大小:                        2017-02-15  來源:中國行為法學會  點擊:6725

卓澤淵:依法執政是法律實施的重要標誌

 

各位領導、同誌們,早上好,今天我在這裏要給同誌們匯報的發言是“依法執政是法律實施的重要標誌”。當談到法律實施,就會想到法律實施有一種獨特的實施方式,這種獨特的實施方式是什麽?依法執政。這就是我要講的第一個基本觀點,依法執政是法律實施的獨特方式,它為什麽獨特?在傳統的法理學上講,法律實施無非是兩種方式:一種實施是法律適用,法律適用就是指的國家機關將法律運用於具體的案件、具體的人、具體的事項、具體的主體,它常常是指行政機關、司法機關辦理案件的活動法律適用。依法執政不屬於法律適用範圍,它們的主體不一樣,職能也不一樣。

法律實施第二種方式是什麽?法律遵守。法律遵守就是社會組織、國家機關、全體公民、社會公眾依法辦事服從法律,你想想依法執政會是這種情形嗎?自己的守法行為嚴格地說是很消極狀態的,不直接作用於國家權力機關,不會對社會產生多少深刻的影響。但是依法執政它會直接作用於國家公權,會對治國理政產生深刻影響,所以你說它不是守法又是守法,是守法它還不是守法。它是什麽?它不是法律適用,它不是嚴格的法律遵守,但是它是法律實施。許多法律就是通過依法執政實現的,所以說它是法律實施的一種獨特形式,這是我講的第一點。

第二點是依法執政是法律實施的政治標誌,依法執政是屬於政治還是屬於法治?的回答是它既是政治又是法治,它是法治更是政治。今年的世界熱鬧得要死,應該說過去的一年世界是風雲激蕩,樸瑾惠的事件給增添了樂趣,特朗普更是一個喜劇演員,特朗普的上台,全世界人民充滿著不安,中國也充滿了不安。美國人比更不安,這家夥上台到底是什麽樣的後果?不得而知。真有那麽恐慌嗎?大可不必,特朗普他瘋了,他敢瘋,他即便瘋了又怎麽樣?美國國會不會瘋,美國的一個院瘋了另外一個不會瘋,眾議院瘋了參議院不會瘋,數百個議員都瘋了,可想象嗎?如果都瘋了,美國的最高法院不會瘋。你想一想,如果他們都發瘋了,那太離譜了吧?但是美國的人民不會瘋。所有的一切來自於什麽?美國有一個資本主義的法治,法治這一套都是權力製度和程序。國會要不要彈劾你?或者罷免你,總統有所不對一旦有所起訴法院要審判你,法院依然可以宣告你有罪,依然可以讓你坐牢,美國曆史上接受審判的不是還有尼克鬆,還有克林頓嗎?同誌們說,究竟依法執政是法治還是政治,它是法治,更是政治,它是法律實施的政治標誌。

依法執政有什麽要求?我理解兩個方麵。第一依法執政是指執政黨的執政權依法獲得,執政權依法行使,執政的後果依法承擔,這是第一個層麵。你怎麽得到權的,怎麽用權的,用權的後果都得自己一肩扛。其實這隻是一個方麵,還有一個更重要的方麵,執政黨的每個組織和黨員,尤其是政治家、政治領袖,必須在憲法法律範圍活動。人們說這是法治標準?這是政治標準。這是我講的第二點。

我要匯報的第三點想法是依法執政是法律實施的法治標誌,我第二點講政治標誌,第三點講法治標誌。什麽叫法治?約束權力,約束公權,權力在法律範圍內行使,這就是法治。權是什麽?三權,立法權、行政權、司法權,在這裏我跟大家說這三權太落後了,現在中國全世界的政治舞台權力不是三權,是四權,所以十年前我在寫我的《法政治學》的時候,我對國家權力就分為四權,不是三權。立法權、司法權、行政權,不要忘記了一個重大的權力,執政權,大家想一想。

同誌們說卓老師你太膽子大了嘛,三權是孟德斯鳩提出來的,老孟多智慧,全世界著名的大政治學家、法學家。但是必須明白孟德斯鳩出生於1689年,他去世於1755年,其實他出生前英國的第一個政黨托利黨、輝格黨,兩個政黨剛剛出生,英國都還沒有建立起政黨製度,他死了英國的政黨政治都還未建立起來。美國是在他去世後40年才有了政黨政治。同誌們想一想,這時候的孟德斯鳩他能預見到有一個執政黨權出現?很難預見到執政黨會有一個執政權,執政權會是一個超乎立法權、行政權、司法權並與之並立的國家公權。

所以今天講三權分立實在有些落後,我以為我的《法政治學》在2004年出版的,在今天看來它一直把國家權力分為四個:立法、司法、行政和執政。因此,有充分的理由說明,作為執政權的國家公權,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範圍內行使,作為法治標誌之一,就是依法執政,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