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 聯係
首頁>>法學文摘>>文章正文

中央黨校教授:當今反腐需義無反顧而不是瞻前顧後

字體大小:                        2014-08-18  來源:中國青年報  點擊:6468

 

對於今日中國社會的反腐敗來說,重要的是擊鼓而不是鳴金,可貴的是添磚加瓦而不是吹毛求疵,需要的是義無反顧而不是瞻前顧後。

今日中國社會的反腐敗雖非盡善盡美,所取得的進展、所展現的可能、所昭示的意義,已足以讓有理由自信和有資格自信。對於今日中國社會的反腐敗來說,重要的是擊鼓而不是鳴金,可貴的是添磚加瓦而不是吹毛求疵,需要的是義無反顧而不是瞻前顧後。

對反腐敗能取得成果要足夠自信

也許中國社會腐敗欠賬積累多了一些,也許腐敗分子在一定時間段、一定場合已經登堂入室反客為主,以至於黨的十八大後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提出反腐敗要求後,社會上的一些人對反腐敗能否成功並不樂觀,對反腐敗的成果大多隻是觀望性期待。

但是經過一年多的時間,事情在發生著變化,事情也發生了變化:

——先是“八項規定”轉變作風,從黨員幹部的大吃大喝、鋪張浪費抓起,結果不到半年時間,請客吃飯在官場就成為了禁忌,公款送禮成了過街老鼠,以至於有曾經風光無限的餐飲業上市竟打算轉行搞大數據,一些大商場紅紅火火的購物卡業務幾陷停頓。中秋未到,近日中紀委監察部網站再次開通公款送月餅舉報窗。

——再是蒼蠅老虎一塊打,反腐敗不定指標,沒有限額,毫不留情,絕不手軟。十八大以來省部級以上的“老虎”就抓出四十餘名,大大小小的“蒼蠅”更以成千上萬計,而且捕蠅打虎的速度與頻率還在不斷加速中。腐敗官員被抓已不再是運氣不好的小概率事件,而成為具有鐵的必然性的曆史宿命。

——更重要的是打老虎沒有最大隻有更大。曾有人妄測所謂刑不上大夫的反腐潛規則。現在來看,職位所涉從政協副主席到政治局委員再到政治局常委,黨中央打老虎同樣沒有最大隻有更大。

這一係列的在昔日或許都是不可能發生的事件,在今日中國不僅發生了而且是那樣地理直氣壯、氣定神閑,傳說中所謂“不可收拾的局麵”並沒有出現。

是新一屆黨中央運氣好嗎?是僥幸取勝嗎?非也。是邪不壓正,是正道大勢浩浩蕩蕩勢不可當的曆史必然。

毋庸諱言,這些年來一些腐敗分子已然勾連成勢結成盟友,甚至在某個領域已能呼風喚雨。但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國家大環境中,他們的思想、行為、計謀、組織等,不管哪個層麵都是見不得光的,都是不敢擺到台麵上來的。他們可能會自我安慰說吃吃喝喝是人之常情,但肯定不會好意思說常情就是正當;他們可能會自我辯護說以權謀私是人之本性,但絕對不敢講本性就是應該;他們也許想過困獸猶鬥暗地裏搗鬼,但絕不敢走到陽光下公開對壘。

所以,這樣的群體盡管可能會體現為小圈子、小團體,但在8600多萬共產黨人麵前、在13億多中國人麵前,說到底也就是“一小撮”。隻要高揚起中國共產黨人信仰的旗幟,高揚起中華民族偉大複興中國夢的旗幟,真正的共產黨人和廣大的人民群眾就會成為反腐敗的堅強後盾、強大力量,中國社會在反腐敗方麵的成果也絕不會僅僅到此就算止步。

對反腐敗帶來的正能量要足夠自信

曾有人擔心反腐敗會影響經濟的發展,會挫傷黨員幹部的積極性,甚至會失政亡黨。但是,一年多來的實踐表明,反腐敗給中國社會帶來的是正能量而不是相反。

首先,反腐敗重塑了政黨形象而不是相反。為什麽中國社會會形成並認可唯一執政黨的模式?這是因為中國共產黨能做到其他任何政黨不願意去做也做不到的事情。中國共產黨是沒有自己的特殊利益的,有的隻是最廣大人民群眾利益的政黨,是以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為根本宗旨的政黨,其政黨成員用曾經常說的話是“特殊材料製成的人”。這是中國社會一切製度有效運行的邏輯前提,也是中國共產黨的基本邏輯和本來麵目。開展反腐敗就是要把這被遮蔽了的邏輯重新彰顯出來。腐敗的隻是黨員領導幹部個體而不是政黨本身,中國共產黨的黨員領導幹部也不會都腐敗。隻要拂去塵埃,依然是晶瑩剔透、光彩奪目的寶珠。因此,反腐敗不僅不會亡黨,反而會讓黨更堅強、更純潔、更有凝聚力和感召力。反過來,如果放縱讓腐敗分子“綁架”黨,不僅黨的形象會受拖累,黨的存亡也就真不好說了。

其次,反腐敗保護了黨員幹部而不是相反。應當承認,在現在的腐敗分子中有相當一些本來是黨的好幹部,他們也想有一個舞台大展身手,但在一些腐敗已然成風的小環境中不想出局隻能入夥,通過腐敗交納了投名狀的同時,也讓自己走上了不歸之路。十八大以來通過反腐敗營造風清氣正的執政環境,讓真正想幹事能幹事的黨員幹部可以清白為官、廉潔從政,而不必去琢磨小圈子,顧忌潛規則。這樣的環境才是對黨員幹部更真摯的關愛和更有效的保護。所以,盡管現在看起來被處理的黨員幹部數量似乎多了些,但相比起未來被保護的黨員幹部,不過就是九牛一毛。這成本必須要承擔,這成本也承擔得起。

再次,反腐敗讓經濟社會發展更健康而不是相反。經濟社會發展的資源永遠是稀缺的,健康的經濟社會發展就是能把稀缺的資源配置到真正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的領域。當一個社會吃飯不再是吃飯而是吃場麵,聚會不再是感情交流而是利益勾兌的時候,餐飲業自然是越高檔越賺錢,越賺錢越擴張。但這不是經濟的繁榮而是病態,這不是社會的進步而是社會的悲哀。還舉前麵的例子:現在反腐敗讓有的開餐館的人從餐飲業轉型大數據,能否成功並不重要,至少對中國社會來說把錢用來提高社會信息化水平要比用到大吃大喝上更加有價值。類似這樣的資源配置轉型,在房地產市場、在公務用車、在賓館培訓機構等方麵皆已出現,這才是中國經濟社會健康發展的良好信號。

對反腐敗方法的科學性要足夠自信

筆者以為,今日中國反腐敗有鮮明的領導人風格,但這正是中國反腐敗得以真正啟動並深入下去的法寶。有道是“徒法不能以自行”,再好的製度如果沒有權威的力行和威權的保障也是一紙空文。更何況在這充滿個性化色彩的背後,有一係列製度體製的跟進。

試想如果沒有紀檢體製的改革,讓紀檢部門相對超脫出來更加專門化地辦案;如果沒有巡視製度的進一步強化與完善,巡視組長一次一授權,發現不了腐敗要被追究責任,怎麽可能有如此之多的腐敗現象被發現並查處?如果沒有一係列以“八項規定”為代表的涵蓋幹部選用、政績考評、廉潔從政、作風建設等各方麵的準則、規章、條例、決定等製度性建設,反腐敗又怎麽可能師出有名、有的放矢、切中肯綮?從來不否認製度反腐的根本性意義,但不能指望突然從天上掉下一套完善的製度為所用。真正有效的製度一定是在長期的反腐敗實踐中漸進改進、內生性演化才會逐漸成熟定型,不能借口製度尚未完善就對腐敗現象熟視無睹,不作為。

這還涉及反腐敗治標與治本的關係問題。王岐山同誌從治標抓起,治標為治本贏得時間的反腐敗策略,實在是對中國社會腐敗形勢深刻洞察後的清醒之策。姑且不用說治本是一個從長計議的係統工程,需要從治標過程中發現問題總結經驗積蓄力量,就算真的某一天找到了靈丹妙藥徹底堵住了腐敗的根源不會再有新的腐敗發生了,既有的腐敗也不會主動退出曆史舞台。“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自己跑掉”,通過治標,對既有腐敗進行清理是必須要做、必然要做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什麽是反腐敗的本?曾有人說腐敗就是權力濫用、權錢交易,把權力取消了不就沒有了腐敗的前提。這個診斷沒錯,但藥方開得實在荒謬。姑且不說權力不可能被取消,更重要的是權力也不能被取消。要把權力裝進製度的籠子,這是為了讓權力不亂作為,絕不是說讓權力可以不作為。尤其在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曆史階段,權力還是捍衛人民利益、實現奮鬥目標,駕馭資本、完善市場不可或缺、不可替代的力量。具體到反腐敗來說,高度統一、令行禁止的權力也是有效對抗被腐敗異化了的權力的不二法門。不能因噎廢食,更不能倒洗澡水把澡盆裏的小孩也一並倒掉。

中共中央黨校教授 辛鳴

(責任編輯:李文)